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资讯 >

文章查看

网络支付弊端:13岁男孩打赏主播花光父亲救命钱
* 来源 :http://www.wapwiz.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1-10 18:58 * 浏览 :

  赵律师表示:从法律上讲,小苗只有13周岁,属于民事行为人,他所从事的行为应当经父母亲的同意,但是在这个事件中呢,小苗的交易行为显然没有经过父亲或母亲的同意,所以这交易行为是无效的,因此快手公司应该退还。第二方面,从情理上讲这两万多块钱,是小苗父亲的救命钱,所以快手公司更应该把这个钱退回来。

  为了让主播在直播间里提到自己的名字,引起别人的重视,直播间里的人就会给主播赠送礼物,赠送的礼物价值越高,就会越有面子。小苗在直播间里刷礼物非常频繁,他在十天的时间里,总共送出两万多块钱的礼物。

  小苗就这样于网络的虚拟空间中,而他花掉的这两万多块钱,却是家里借来给父亲治病的救命钱。

  公益律师赵表示:到底是多少钱,要拿说话的,不能凭空而论,我们拿的就是小苗母亲的银行卡里的交易明细,交易明细里面记载得非常清楚,写有收款人,并且通过支付宝的方式,支付收款人是快手科技有限公司。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除了打赏主播之外,偷偷用家长的钱买游戏装备的孩子也不在少数。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如果你的装备比别人的先进,就可以荣耀登场,获得他人的赞许和羡慕,获得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这在未成年人眼中是一种巨大的。在专家看来,网络实名制应该成为有力的武器。

  在观看快手视频的过程中,小苗认识了粉丝数量高达157万的主播小明,由于小苗经常给主播小明刷礼物,小明便便答应收他为徒,教他跳鬼步舞。

  小苗告诉记者说:经常给他送礼物的他认识,要不然就是他朋友的话他认识,还有就是他徒弟。

  主播小明虽说可以借钱给苗先生,但也是有条件的,他要求苗先生一家拍摄一个视频,证明此事与自己无关,完全是小苗自己造成的损失。

  随后,小明再次在直播视频中阐明了自己的态度:等过两天、或者这两天,他妈妈把这个的视频发给我了,给我道歉了,给我雪洗了,这外边都要下雪了,太冤了我,我太冤了,这外边怎么不下雪呢?

  苗先生向直播平台申请退钱却。那么被打赏出去的救命钱,他们是否有权拿回呢?西安慈善律师赵得知此事后,专程来到河南许昌,为苗先生一家提供无偿的法律援助。

  在快手公司发布的声明中还提到,小苗送给主播的礼物价值约一万余元,而不是所报道的2.6万。

  主播小明在看到报道后主动通过微信联系了苗先生的妻子,小明表示出现这样的事儿他也很难过,苗先生一家把这件事儿捅出来也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苗先生告诉记者说:“他说我们对他是、,当时他就说他还可以告我们。”

  苗先生妻子只希望快手公司能尽快把钱退给他们,“也就算是可怜可怜我们家,就算是帮帮我们家,把这钱退给我们,我用来给我老公治病。”

  和主播小明不同,事发后,作为直播平台快手公司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过苗先生一家,只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两篇声明。

  记者采访了解到,两年前苗先生被检查出得了肝腹水晚期,最严重的时候还下过病危通知书,医生估计苗先生最多活不过三年。为了给苗先生看病,家里的钱越来越少,妻子只能四处问朋友借钱治病,面对一个月近万元的医药费。苗先生一家再也无力支付了,为了节省一部分住院费用,苗先生不得不回到家里救治。

  最终,经过赵律师与快手公司的反复协商,快手公司已于6月20日将21458元退给苗先生。

  事发后,苗先生联系了快手直播平台,心想钱是孩子花的,他们并不知情。希望公司能把钱退回来。可苗先生说自己联系了很多次,始终没能联系上。

  谈到儿子的情况,苗先生妻子表示:“他本身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如果这么多钱摆在他面前,他肯定不舍得拿出一分给别人。”

  在6月3日发布的一则情况通报中,快手公司声称他们已经注意此事并开展调查,如符律的退款条件,他们会迅速处理。

  在直播视频中,小明称:一切都是孩子自愿的?我没有管他要过任何东西。但小苗的母亲并不这么认为,“我就感觉小明他要是没有说过让我儿子给他送东西的情况下,我儿子根本就想不起来,他根本就想不起来给别人送东西。”

  对此,苗先生表示:“他要是借钱给我们我们是不会要的,我们绝对不会要的。”

  6月9日,快手公司在微博再次发布消息称:截至目前,仍然没有任何能证明案例符律退款的条件,但这家人生活困难,孩子父亲身患疾病,快手公司也不能坐视不管,它们将通过正规的公益组织捐款,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帮助。

  在网络中,要想给主礼物,必须用专门的虚拟货币购买,一个虚拟币相当于人民币一毛钱。可赠送的礼物也多种多样,有烛光晚餐、大金链、跑车、凤冠等,礼物不同其价值也不一样,最便宜的礼物是一毛钱的“棒棒糖”,最贵的礼物则是32.8元的“福鹿”,而这些礼物小苗都赠送过。

  13岁的小苗是一名初中生,一年前开始接触各种直播平台,尤其是一些会跳舞的主播。小苗坦言:学鬼步就是感觉那鬼步比较好看,比较酷,后来在别人面前跳的时候,有人就反映可酷了,还想跟着学呢!

  针对声明中提到的,快手公司未成年人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注册使用、更严禁未成年人在平台上进行娱乐消费这一情况,赵律师介绍说:登录这个平台的门槛非常低,另外快手公司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能够未成年人登录。

  看到家里的情况,小苗也坦言:“那时候不是很懂事儿,现在就希望赶紧把钱要回来,给俺爸爸治病。”

  最终,小明在直播视频中表示将以个人的名义向朋友借钱给苗先生治病,小名称:“以我个人的名义,你要听好了,以我个人的名义,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今年五月底,河南许昌的苗先生用微信充值话费时发现不对劲了,微信里一万多块钱的钱就只剩下了2000多块。

  苗先生告诉记者说:儿子花掉的这两万多块钱,对于他来说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可能因为这些钱生命就结束了,现在家里基本上没有积蓄了。

  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儿童偷花家长数万元打赏网络主播或者玩游戏的事儿接二连三的被报道出来,这些孩子,在父母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网络支付,花掉父母几万甚至十几万,关于未成年人网络高消费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他赶紧找来年轻的邻居帮忙查找原因,一查才发现这些钱都让自己13岁的儿子小苗在网络直播平台上打赏主播消费了。由于手机还绑定了一张信用卡,这张信用卡里的1.7万元也未能幸免,算下来孩子总共打赏了2.4万多元,其中有2.1万元是花在了快手直播平台上。